【酒茨】三次酒吞以为茨木酒品糟糕,还有一次他发现自己错了(1~2)

小甜饼,现代paro,有一辆拖拉机,酒吧老板吞✕大学教授茨,年下

有(完全不严肃并且OOC的)荒川友情客串

后文请戳:3~4

 

1.

茨木是隔壁Z大的老师。酒吞花了整整一分钟来消化这个事实,染着白毛留着长发,套着印有“新秩序”字样宅男T裇的、喝酒一上头就会隐蔽地发疯的常客茨木,居然是一所很不错的高校的老师。本来酒吞还以为他是人生失意的啃老族什么的呢。

这件事是咸鱼王告诉酒吞的。咸鱼王是酒吞的高中哥们儿,姓王,家里搞水产批发,老带着一身微妙的水腥味,所以得名咸鱼王。不像揣着高中学历就创业开酒吧的酒吞,咸鱼王还在大学里混日子,就读于Z大隔壁的二本Y大。因为酒吞的店就开在大学城,咸鱼王经常来这儿蹭吃喝。

“经常在你这儿见的那位白毛,”这天咸鱼王特神秘地对酒吞说,“你知道他啥身份不?”

酒吞百无聊赖地擦着吧台,敷衍地摇了摇头。

“他是Z大的老师!”

酒吞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。

“什么?”

“真的,那天我到Z大去蹭课,结果居然是他在讲台上站着!吓我一跟头!讲得居然还不错,一节课听下来我整个人都魔幻了你知道吗!”咸鱼王激动地比划。

酒吞努力想象了一下茨木讲课的样子,只能脑补出一个穿着大裤衩人字拖的宅男站在教室里,怎么都觉得违和。

“真的假的……”

“不信你自己问他啊!”

酒吞看了眼手机,今天周六,茨木肯定要来通宵泡吧。酒吞不是那种喜欢打听客人私事或者热衷八卦的人,但他不讨厌和茨木聊天。

这时候咸鱼王也看了看店里的挂钟:“卧槽快八点了,茨木老师差不多也该来了,我还没怎么适应好叫他老师,先撤了啊!”

差不多就在咸鱼王后脚跟出门的一分钟内,茨木就推开了酒吧的门。茨木向来准时,虽然酒吞不太理解为什么会有人掐点儿泡吧。

又长又卷放荡不羁的白毛,印着游戏名字的T裇,傻了吧唧的笑容,今天的茨木看起来也一如既往的死宅。

“晚好,”茨木对酒吞说,附带一个笑容,“要和以前一样的。”

酒吞熟练地调好酒,从吧台上推给茨木。对方抿了一口,称赞道:“不愧是挚友,口感比之前又好了很多!”

“今天进了新的原料,给你试试。”酒吞说,不意外地看到茨木笑得眯起来的眼睛。这家伙长得倒是挺好看,清爽干净,嘴角带弯,个子高挑,一头白发都给人五好青年的感觉。就是张口挚友闭口挚友有点奇怪……不过酒吞和纯正中二病的哥们儿大天狗从小混到大,也没有那么在意。

“对了挚友,你明天有空吗?”

“有事?”

“要不去我家打游戏吧,我新买了设备,体验挺好的,我们再来一决高下!”

“你手残干不过我的,不过行啊,反正我很闲。”酒吞说,眼见对面茨木快开心得冒小星星了。

“不愧是吾友,准备击败我的样子都是如此的气定神闲!”茨木说,“麻烦再给我一杯!”

酒吞也喜欢打游戏,技术还不错。茨木第一次说“我们一决高下吧”的时候他还以为茨木是什么高人,但打过一盘之后酒吞就知道茨木只是个手残,脑子可以然而操作渣到不能看,老是找酒吞“一决高下”可能是有什么被虐的特殊爱好。

他是教什么的老师啊……酒吞看着茨木特别珍惜地一口口喝酒的样子,漫无目的地想着,体育?身材挺好的……不对,咸鱼王说了在讲台上看到他的。

“挚友,我......”茨木突然说,声音比平时低了一个八度,还带点弯弯绕的尾音。

酒吞立马警觉起来。茨木来这儿喝酒也有大半年了,他那点底子酒吞摸得清清楚楚,一杯上脸两杯上头,三杯往上就彻底放飞自我了。人喝醉了有爱哭的,爱笑的,脱衣尬舞的,话痨的,茨木比较独树一帜,他属于喝醉了喜欢玩男女反串的。

茨木第一次在酒吞面前喝大了,是在他持续造访酒吧的第二周。当时他打死不出店门,死死攥着酒吞的手,害得酒吞差点会错意,以为茨木对他有啥超出纯洁友谊的压抑感情。最后才勉强解释清楚,茨木那是要让酒吞送他回家,因为这是“对女性基本的绅士礼貌”。酒吞当然不知道他家在哪儿,只好把茨木带到他私人的里间凑合了一晚。第二天清早,茨木给他道了一万遍“占用你的床真是麻烦你了”,但好像对自己酒醉后的行为毫无印象。

眼下茨木说话的语调已经不太对了,酒吞轻车熟路地搀住他胳膊,把人往里间的沙发床上带。

“你喝得差不多了,先躺一会儿,等你醒了我再陪你喝。”酒吞凑在茨木耳边说,尽量让醉鬼明白他的意思。

茨木本来都躺下了,这时候突然抓住酒吞的肩膀和他对视。

“我长得怎么样?”茨木没头没脑地问道。

酒吞本来不该回答一个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的人,但他注视着那双在昏暗灯光下流光溢彩的金色眼睛,神使鬼差地就开口了。

“你很好看。”

回答他的是茨木睡死了的呼吸声。

 

2.

酒吞刷着QQ等茨木酒醒。

02:41:07

咸鱼王:茨木老师还在你那儿呢

本大爷回头就是一个狂笑:对

咸鱼王:哇睡着了?

本大爷回头就是一个狂笑:对。你能不能别叫老师?感觉你人设崩了

咸鱼王:可是我告诉你昨天他在课堂上看着真特像回事儿,西装笔挺的,贼严肃了

本大爷回头就是一个狂笑:??

咸鱼王:好多妹子一下课就上去和他探♂讨问题,都没小姑娘注意我了qwq

本大爷回头就是一个狂笑:就凭你那个非主流皮草毛领子,没人敢不注意你

咸鱼王:港真,以前还没注意到白毛兄有点小帅qwq告诉我我在你心里还是最美的

本大爷回头就是一个狂笑:(。

02:50:21

咸鱼王:哦对你明天有空不

本大爷回头就是一个狂笑:?

咸鱼王:约游戏

本大爷回头就是一个狂笑:我约了别人,你找大狗子陪你

咸鱼王:居然有除了我以外的人约你,谁('・ω・')

本大爷回头就是一个狂笑:关你屁事

03:54:27

咸鱼王:卧槽不会是茨木老师吧?

04:20:51

咸鱼王:卧槽你们终于要捅破那层窗户纸了吗??

酒吞早就关了手机,没看到咸鱼王凭着鱼类直觉歪打正着的猜测,因为茨木醒了。这时候他还有点迷糊,躺在沙发上揉眼睛,头发乱七八糟的,一副大白团子的样子。店里挺暖和,酒吞给他盖上的毛巾被已经掀到了地上,露出挂在沙发边上的两条长腿。

酒吞发现自己居然在心猿意马。茨木穿西装是什么样子?卧槽有点想看。

“挚友?”

“才三点,你再睡会儿。”

“抱歉又睡在你这儿,”茨木说,坐起来按着太阳穴,“打扰你休息了。”

“我习惯昼伏夜出的生物钟,没什么。”酒吞说着,倒了杯热水给他。

“挚友真是体贴。”茨木接过杯子,双手捧着杯身,有种大型犬一样的乖巧。

茨木的酒杯和水杯都是专用的。茨木来熟了之后,试探性地问能不能自己买杯具放在酒吞店里用,酒吞答应得很爽快,还抽时间和他一起去挑。貌似打那时起茨木就开始叫酒吞“挚友”。

“明天来我家打游戏,要不要买点啤酒?”茨木问。

“行,我带去你家吧,毕竟都要免费享受你的设备了。”

“怎么能让你破费!”茨木严肃地拒绝,“我把我家地址发给你,到时候你就直接来!明天中午两点,不见不散啊。”说完麻溜地发了一串地址到酒吞手机上。酒吞瞟了一眼,联系人备注的是“吾友”,仔细看看,离这儿很近,就两条街。

***

酒吞还是拎着啤酒来了茨木家,敲门的时候一碰就开——门只是虚掩着而已。

“茨木?”

没人回应他。酒吞有点怀疑自己走错了,或者茨木宿醉未醒给了他错的地址,但门口的邮箱的确明明白白地写着茨木的名字。

“茨木?”

这时候窜出来一只圆滚滚的狸花猫,冲酒吞喵了一声。酒吞思索片刻,决定还是先进门再说。茨木家装修品味良好,客厅还有很大的落地窗,看得见小区里葱茏的绿化植物,屋子里非常整洁,跟商品样板房似的。酒吞换上放在玄关的拖鞋,刚把啤酒放下,花猫就跳上了酒吞的膝盖,毫不认生地用脑袋蹭着酒吞的手。他顺势撸了一把柔软厚实的猫毛,那家伙发出呼噜声,眯起了眼睛。酒吞一点都不讨厌这些毛茸茸的动物,但他的工作时间不允许他养猫狗,所以能撸撸茨木养的猫也很不错。

酒吞打量了一圈,发现装饰性的酒柜空空如也,酒具更是没有踪影——屋子的主人并不常喝酒。对于一个天天定时去酒吧报到的人而言,这有点奇怪。

猫继续呼噜着,蹭了酒吞一身毛,茨木从来没提过他养猫。酒吞看了眼表,一点五十。他提前了一点来,就是为了显得礼貌些,可惜约好的时间都快到了,茨木还是人影都没有。

当酒吞开始认真考虑自己是不是被茨木坑了的时候,安静的屋子里突然当空炸开一声大吼。

“茨木!茨木!茨木!”

这绝逼是自己的声音,酒吞差点被吓得站起来,引起猫不满的一声喵呜。虽然被放大了数十倍并且加入了十分摇滚和黑暗的电音效果,但酒吞还是听得出来那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录音(?)的确是自己在叫茨木的名字,只不过变成了鬼畜版的。

酒吞还惊魂未定的时候,茨木趿拉着拖鞋啪嗒啪嗒地从里间走了出来,边走边揉眼睛,一副没睡醒的样子。他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酒吞,自言自语道:“居然看到挚友坐在这儿,我果然还是没醒。”嘟囔着就要回身往卧室走。

酒吞一把抓住茨木的胳膊。

“你清醒得很,”酒吞咬牙切齿地说,“你先解释一下为什么用本大爷的声音当闹钟!”

茨木眨了眨眼睛,看了一会儿酒吞的脸,耳朵居然有点泛红。

“挚友你先放开我,不然我可能没办法好好说话。”他小声说。

酒吞觉得自己又叠了一层怒气。茨木这样子,知道的人当茨木是宿醉后遗症,不知道的还以为茨木对他有意思呢!

茨木先给酒吞倒了杯茶,又把一头乱毛捊了一下,才开口说:“因为我想确保能起床。”

这人完全抓错重点了。

“因为我想睡醒的时候听到挚友的声音。”茨木察言观色了一会儿又说,就差没把“不会是这种基本的原因吧”几个大字写在脸上了。

酒吞真觉得无力,火气一下子就没了。茨木特喜欢吹他,表达自己喜欢酒吞的时候也是坦坦荡荡光明磊落,一双金色眼睛无比赤诚,随时闪耀着友谊的小星星。刚开始的时候酒吞以为这家伙是弯的,不过后来渐渐就拎清楚了,茨木对他压根没那方面的想法,真的只是把他当“挚友”而已。

“行吧,”酒吞说,“最后问一句,你从哪儿搞到的录音?”

“我把挚友和我通的电话和发的语音都录音保存了。”茨木坦诚耿直地说。

酒吞沉默了一下,觉得对这种磊落的跟踪狂行为没有办法,只得撸两把猫,回到来茨木家的目的:“不是要打游戏么,开机子吧。”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BC
应该可以很快更完w最后一章开车

评论(8)
热度(210)
  1. 奉为羽秀布洛贝尔 转载了此文字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© 布洛贝尔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