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酒茨】噩梦(一个pwp)

一直都想写混乱邪恶的茨……内心某处觉得这才是酒茨的本质萌点之一

短完,意识流zi/wei车,可以说是独轮车漂移了

基本是游戏设定,时间在茨木跑去找便利屋(并不是好吗)晴明之前

OOC算我的,完全不甜不可爱的茨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茨木最近常常做梦。它们全都混乱而意味不明,大多数时候是赤红的血和妖气像蛇群一样纠缠扭动的画面,在梦中的一片红色里,他只能听到无尽的寂静。

他痛恨那种空洞的无声无息,好像三界六道都是虚无,天地间只剩他独自一人。茨木猛然睁开眼睛,他起身,赤脚走到中庭。酒吞的居所,酒吞的庭院,现在连一丝酒吞的气息都没有了,在酒吞离开后,这里就被茨木据为己有。

大江山的夜很冷,山风像刀子一样削过脸颊,拉扯茨木的白色长发,冰冷的夜露带来的水气随着风冲进茨木的鼻腔,他深深呼吸,试图甩掉那股蚀骨的死寂。

没有用。

他听到满山虫鸣,风掠过林间的飒飒声,野兽的呜咽咆哮,但在这一切之下,是漆黑巨大的寂静,所有其他的渺小响动不过是它的可笑陪衬。沉寂充满恶意地蛰伏着,不紧不慢地等着用虚无吞噬一切。

“吾友,”茨木自言自语道,“酒吞童子……”这个名字只是一个缺乏内容的代称,不能给他任何安慰或者陪伴。他对酒吞的渴望就像某种顽疾,发作时痛苦难忍,销魂蚀骨。他想要酒吞,被他填满或者吞噬撕碎,无论如何,他需要酒吞的触碰。

茨木也去找过酒吞,但强者就是强者,只要酒吞想,他就可以把气息隐匿得让茨木永远都碰不到他。

他只能回到大江山,思索对策,同时一复一日地做着那些关于血和寂静的梦。如果鬼脆弱到会像人类一样发疯的话,茨木应该早就癫狂了。

他甚至不能准确地想起酒吞的样子。酒吞这个名字首先带来的是痛苦、饥渴。然后是烈火一样的红发,酒气和让人沉醉的紫色眼睛。酒吞的眼睛像紫色的水晶,茨木见过那些尖锐而艳光潋滟的晶体,也只有这种石头配拿来比喻酒吞的眼睛,它们对茨木的吸引力就像月光对飞蛾那样致命。

他闭上眼睛,梦里的场景清楚地浮现在眼前。他站在空旷的荒漠里,浓稠的血在他脚边流动,像无数条冰冷的小溪,红色浸湿了他的下绔,让布料变成潮湿的深色。黑色的妖气在血里游走,就像在进行某种无目的的搜寻。他看到灰黄色的天空里不怀好意的压低的阴云,像嘲笑他一样悬停着,然后是寂静,寂静,寂静,以及黑暗和绝望。

最后呼吸了一口冰凉的山风之后,茨木转身回到屋里。

点我上车

评论(3)
热度(55)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© 布洛贝尔 | Powered by LOFTER